企业竞争情报系统(精选5篇)

| 婕音

推荐文章

企业竞争情报系统范文第1篇

人和系统的关系

完整的企业竞争情报系统是由竞争情报意识、沟通观念和规范、情报工作制度、情报工作流程、情报收集分析工具、信息处理环境和平台、竞争情报(信息、数据)基础构成的竞争情报工作体系。这种竞争情报工作体系在企业情报实践中还没有能够得到很好发展和完善。与此同时,作为信息技术的提供厂商已经开始把企业管理信息系统的建设模式应用于企业竞争情报系统,在美国和中国国内都有管理软件厂商向企业提供竞争情报系统。比如象百度这样的以搜索引擎为主要技术和产品的公司,还有易地平方这样专门开发竞争情报系统地软件厂商都有竞争情报软件产品。这些竞争情报系统的核心是一套信息收集、存储、处理和传播系统。其产品化形式则是信息集成系统软件包,或者按照厂商们的说法叫做解决方案。有些厂商则提供面向企业竞争的信息分析工具软件包。这些软件常常被称作竞争情报系统。虽然这些系统只是企业竞争情报工作的一个组成部分,但是却为企业提供了竞争情报处理的有力工具和便利的操作环境和平台。

导入上述竞争情报软件系统的企业常常会出现一种错误的认识转变。觉得企业需要导入竞争情报职能时,还有一个正确的感觉,注意力集中在竞争情报需求上。一旦购买了竞争情报系统,软件系统安装成功,就觉得万事大吉可以坐享其成了。其时这才刚刚是一个开始,就好比搭好了舞台,置办了道具,“戏”还没有真正开始。真正“唱戏”的还应该是人。数字化智能技术的成就是神奇的,比如可以在无人值守的情况下在互联网上搜集设定主题的网页信息,并且按要求分类储存在特定的目录下或数据库中。当然你必须为它事先设定关键词和制定分类标准。有的系统还可以监测某些网页(比如是竞争对手的)的变化,一旦发现更新就可发出某种形式的警告或者自动下载保存,甚至还可以发送到预先设定的邮件地址。在这种情况下,很多人自然而然地就觉得数字化技术和先进的软件系统已经为我们做好了一切。于是就产生了过分依赖计算机网络和软件系统的倾向。

实际上这里体现的是竞争情报系统中的人机关系问题。有的企业采用自行开发软件的方式构建竞争情报系统。在系统需求分析和流程设计方面往往考虑网络和软件技术因素过多,有时过分侧重数据和信息的技术处理,而对信息的含义分析、非结构化数据(如文字文本数据)处理、系统使用的方便性关注不够。比如很少考虑人使用信息的习惯,造成使用者由于不习惯、怕麻烦而对系统敬而远之。

像所有的信息系统设计一样,存在着两种设计思想:以人为本和以机技术为本。

以人为本的设计思想充分考虑人在系统中的能动作用,注重人们的信息使用习惯和操作方便。以技术为本的设计思想还会延伸到注重数据、严格依照系统逻辑,严重的情况可能会把人认为成是系统的外在主体,造成人机交互的困难。这样的系统设计可能会出现一种不良后果:含义淹没在比特中,知识隐藏在数据里。

图1是以企业竞争情报工作行为者为基点勾画的竞争情报工作流程框架。

情报专业人员和情报技能

企业中竞争情报人员通常由于从事竞争情报工作的类型不同大体上分为两类,一类是信息收集和管理性处理类;另一类则是分析研究型的。前者可以类比为图书官员和资料室的资料管理员,他们大多进行企业信息的采集、预处理、规范化整理、存储、传递、和维持企业信息仓库(数据仓库);后者主要进行信息的分析研究并生成情报产品――预警、预测、研究报告等并把它传递到决策应用中去。在企业竞争情报实际工作这两种类型的工作并没有严格的界限,只是能看到他们的工作性质有所侧重。

依据从事的情报工作内容对情报工作人员可作以下分类:

搜集、调研、监测者:专业调研者、在线调研者、兼职信息搜集者。各部门的一线工作人员,如销售人员、技术服务和用户支持人员都可以归为这一类。包括企业最高领导在内的各部门领导也都兼有这样的情报职能。有研究表明,企业高层领导在商务交往中获得重要竞争情报的机会是很多的,绝大多数企业高层领导能够认识到这一点,并且采取了主动的情报搜集行动。一线工作人员,特别是销售人员和客户服务人员,具有监测和获取竞争对手情报的有利条件。这符合市场营销学的原则:销售渠道也是信息渠道。

分析研究者:行业分析师、市场分析师、竞争分析师和外部咨询顾问。在大型企业集团中这种岗位配置比较常见,有的企业有自己的研究机构,执行技术、产品和市场研究项目。有的企业各个职能部门和分支机构也有这样的项目组或岗位设置。有些企业的这种职能是由公司内的专家和职能经理兼任的。小型企业经常借用公司外的业界专家和资深人士来承担这种工作。无论是大型企业集团还是中小企业都经常把这种工作向外部专家、市场研究机构和咨询公司。

综合者:CI/BI经理、职能部门经理、咨询师。在设立了正式竞争情报职能部门的企业组织中,这些岗位是明确的情报工作职位。在分散式情报工作体系下,职能部门的经理或者相关负责人承担情报综合者的职能。有的企业在各职能部门和基层组织中设有情报联络员,通常是部门经理的助理或者副经理。公司组织结构中的CIO和职能部门相似职能的管理人员是情报综合者的典型。如竞争情报经理、商业智能经理和各级CIO(首席信息官)。

决策者:竞争情报工作体系的最重要环节,情报价值在决策者手中得以最终实现。决策者不仅是指公司高层的战略决策者,还包括各部门的战略和战术决策者。在新的组织管理模式下,认为每一个组织成员都是细分领域和行为的决策者。在商业运营的战术决策层面,这一点是很容易理解的。

企业中各种情报角色的定义并不是僵硬的教条,在具体的情报工作中每一个情报工作者的行为角色是交替的、多重的、变化的。

企业情报部门的工作人员需要优良好的情报意识,还需要一定的情报工作技能。对于实施竞争情报工作制度的企业组织,在很多职能部门和分支机构都设有情报工作岗位,或者要求企业全员都参与商业信息的搜集,并争取在不同层次上对企业竞争情报工作作出贡献。这就要求参与竞争情报工作的人员具备一定的专业知识和情报素养。

企业情报工作的特点要求具体从事情报工作的人员需要有开阔的眼界和比较广博的知识面,就是所谓的“有见识”。情报操作实际上是一种知识操作,而在具体操作上又外在地表现为信息处理,因此要求情报工作人员能够具有一定的知识基础,还要掌握尽可能多得相关背景信息,这是产生情报联想必须具备的资源。作为情报人员还要把获得的信息转换为一种可存储、可传递、可共享的表达形式,这就需要一定的信息处理技能。概括起来看,企业的竞争情报人员需要具备的背景信息和技能知识见表1。

参与、协作和共享

在实际的情报工作中,除了常规的信息监测之外,一些重要的竞争情报的被发现常常是高度随机的。不分场合,不分时间,随时都可能觉察到竞争态势的变化和竞争对手的异动情况。很多情况下变化是从细微处发生的,也许是企业老总在商务会谈中,或者在社交场合,也许是普通员工在与客户的闲谈中偶然得到。因此在有效运作的竞争情报体系中,人的情报意识和主观能动性必须得到充分的发挥。实践经验表明,竞争情报工作全员参与的原则是有效的。全员参与的含义是:高层管理人员参与,基层(或一线)员工参与。有的学者还认为企业竞争情报工作必须由“一把手亲自抓”才能作好。与此类似的是企业信息化工作,很多学者都认为必须是“一把手工程”。从实际案例来看,这个论断几乎总是正确的。

企业竞争行为是一个多因素的行为过程,涉及到企业运作的方方面面,因此竞争情报就具有高度的关联性,信息的高度关联要求各职能部门和各个岗位的员工要有良好的沟通,并且协同工作进行信息的同步、验证和评价。对于所获得的信息,竞争情报系统必须要判别其可靠性和准确性。真是可靠的信息具有自洽性,也就是说从不同的侧面来看,都不会产生矛盾。这可能需要一个人从不同的侧面来考察,也可能需要不同的人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专业眼光来考察。这也要求不同部门和岗位的人员协作。

竞争情报工作的参与和协作需要一个先决条件,那就是信息资源共享。通常计算机网络上的办公自动化平台提供企业信息资源共享的条件。已经部署了竞争情报系统软件的企业则在竞争情报系统中集成了情报传递和模块――包含信息共享机制但是也进行了信息权限分级。在企业管理中竞争情报的共享应该是权限分级的,同时对于每一个人来说权限是不平等的。情报流输出输入入双方向也是不对等的。在实施反情报策略的情况下,就更是这样了。

在竞争情报工作实践中,经常会遇到这样的矛盾:职能部门制的组织结构阻碍了信息的沟通和共享。信息沟通和共享的要求冲击着企业的部门界限。在实际操作中,很少有企业愿意为此改编组织结构来保证信息流畅通的。这可能是为了规避结构改变所带来的管理风险。竞争情报的高度对抗性和关联性,要求企业组织要有一定程度的情报集中和集成,同时还要使情报能够在各职能部门之间流动和共享。因此让信息能够跨部门沟通的一种办法,就是在这些职能部门之外/之上建立新的“综合者”,比如竞争情报部门、CIO办公室等。这也是竞争情报是“一把手工程”的来由之一。因为部门之间的条块分割天然的阻碍信息的自由流动,没有高层的支持和推动,各部门有一千个理由“不告诉你发生了什么”。

企业竞争情报系统范文第2篇

关键词 竞争情报系统、系统论、构成、联系 竞争情报

中图分类号:G350

Studies on a new definition of competitive intelligence system

Zeng Zhonglu

Social, Economic and Public Policy Research Centre, Macao Polytechnic Institute, Macao

AbstractThe existing definition of the competitive intelligence system is not inclusive and not workable. According to system theory, a complete system usually consists of components, the relationship of the components and the functions of the system. A sustainable system must be an open system, and will change with the change of environments. After a analysis of the existing definitions and a study of system theory, the paper proposes a new definition: a competitive intelligence system is a system for creating intelligence products in meeting the needs of its customers. The system is composed of functions, structure(resources) and methods(process) which are interrelated and interdependent.

Keywordscompetitive intelligence system, system theory, components, relationship, competitive intelligence

1.引言

过去几年在同企业接触中,最经常碰到的一个有关竞争情报的问题是“如何建立竞争情报系统”。提出这些问题的机构有大型企业也有中小企业,有制造业也有服务业,有民营企业也有政府机构。要提供一个能同时适应这些不同类型的企业的问题常常使我为难,因为到目前为止,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对于竞争情报系统都没有完整的定义,更没有能适应不同类型的企业或机构的竞争情报系统标准[1]。Salles 进一步指出,竞争情报领域设计情报系统的方法的重要性不管在竞争情报领域还是在信息系统领域都很少研究,结果是构建竞争情报系统概念的方法非常少,仅有的几种方法也并没有提供为竞争情报活动的主要目标建立模型的原则[2]。

缺乏对竞争情报系统的准确界定和分析为我国的竞争情报工作带来很多的问题。首先企业对如何建立有效的竞争情报系统感到困惑。他们不知道竞争情报系统应该包括哪些元素,不包括哪些元素。

其次,即使知道了竞争情报系统应该包括的元素,他们也不知道哪个元素应该有多大的规模,应做多大的投资;最后,缺乏对有效的竞争情报系统的定义,企业无法判断其建立的竞争情报系统是否是最科学的,最有效的。竞争情报组织的运作受到影响。因此笔者认为有必要对竞争情报系统的概念重新审视和整合,从而提出更加完善的定义。

2.现有的竞争情报系统定义及其缺陷

目前我国最流行的竞争情报系统的定义可以归纳为三种。一种定义把竞争情报系统视为流程。持这种看法有普雷斯科特、卡哈纳、赫林等美国竞争情报界的知名学者。普雷斯科特认为竞争情报系统是“一个持续演化中的正规和非正规化的操作流程相结合的企业管理子系统,它的主要功能是为组织成员评估行业关键发展趋势、跟踪正在出现的非连续性变化、把握行业结构的演化以及分析现有和潜在竞争对手能力和动向,从而协助企业保持和发展可持续性的竞争优势” [3]。卡哈纳和赫林的观点都同普雷斯科特相近。卡哈纳认为“竞争情报系统的基本单位就是竞争情报周期” [4]。卡哈纳的竞争情报周期实际上就是竞争情报流程。赫林也认为,“现代的商业情报系统是系统地搜集、处理、分析信息,然后向公司有关管理人员和员工扩散的手段”。流程无疑是竞争情报系统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但显然不是竞争情报的全部,因为如果一个系统只有流程,或者由流程构成的“企业管理的子系统”,谁来设计流程和执行流程?

第二种定义认为竞争情报系统就是计算机系统。王沙骋等指出,企业竞争情报系统是指将反映企业自身、竞争对手和企业外部环境的时间状态和变化的数据、信息及情报进行收集、存储、处理及分析,并以适当的方式给企业有关战略管理人员的计算机应用系统,是基于计算机和网络环境的、由先进的信息技术支持的企业竞争情报辅助分析计算机系统[5]。我国讨论竞争情报涉及计算机网络的专家多数持这种看法,国外也有很多人持这种看法[6]。问题是如果竞争情报系统就是计算机系统,哪它同信息系统的差别在哪里?我们都知道,信息同情报是不同的。信息只是消息,没有经过加工和分析,不能随便采用。而竞争情报是经过处理、分析可据之采取行动的信息集合。再好的计算机系统也只能产生信息[7],不能产生情报,正如Lexis-Nexis的老总Hans Gieskes所指出的那样,尽管计算机能帮助你从上千万的文件中找出你需要的文件并能发现它们的相关性,但是人才能评价这些相关性的意义,以及把新的资料同原先的资料和观点建立联系[8]。因此把竞争情报系统定义为计算机系统显然过于狭窄。

另外一种定义把竞争情报系统视为人机系统。这种观点是我国竞争情报的先驱包昌火先生提出来的:竞争情报系统是以人的智能为主导、信息网络为手段、增强企业竞争力为目标的人机结合的竞争战略决策支持和咨询系统[9]。按包昌火先生的定义,竞争情报系统核心就是人和计算机。该定义有两个方面的缺陷,首先,该定义没有包括竞争情报的流程,而根据前面美国竞争情报专家的观点,竞争情报流程是竞争情报系统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其次,虽然计算机系统(或信息技术)对竞争情报工作非常重要,但问题是,计算机系统是必要条件吗?如果我是一个小公司,我暂时没有计算机,但我有专门的人员、专门的经费用于竞争情报项目,有流程、有政策,定期有情报报告。我公司是否有一个竞争情报系统?

从上面现有的定义我们可以看出,目前竞争情报系统的定义是存在缺陷的。除了前面提到的,它们都只包括了竞争情报体系的部分内容,因此缺乏全面性而外,它们还有另外一个缺陷,即忽略了竞争情报系统各构成因素之间的相互联系和互相依赖关系。缺乏将各部分联系起来的“关系”,它们就不能成为“系统”。

3.从系统论看竞争情报系统的定义

为了更有效的评价一种竞争情报系统的定义是否恰当,我们需要有一个理论标准。因此在提出新的竞争情报系统的定义之前,我们需要对相关理论进行一番研究。既然讨论的是竞争情报的系统,那么最恰当的理论也许莫过于系统论。

在古希腊,“系统”指复杂事物的总体。到近代,一些科学家和哲学家常用“系统”一词来表示复杂的具有一定结构的整体。一般认为,今天学术界普遍接受的系统论的开拓者是奥地利学者贝塔朗菲。他在上个世纪20年代在研究理论生物学时,建立了有机体系统的概念,提出了系统理论的思想。1950年贝塔朗菲发表《关于一般系统论》,这使他的理论从生物领域的理论变成了适合不同学科的一般性理论。根据贝塔朗菲的观点,所有现象都可以被视为由各种成分组成的系统。系统由固定地相互作用或相互关联的活动/部分组成。这些活动或部分合在一起,组成新的整体。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个整体的特征是其各组成部分单独没有的。在一些情况下,整体的行为不能用其组成部分的行为来解释[10]。根据系统论的观点,系统应具备如下特征:

(1)整体性。任何实体都是由“互相关联共同组成一个整体的物体或实体”构成。这些整体是不能分解的,因为一旦分开,就看不见它们的核心,因为在分解过程中,它们的相互依存性便失去了[11]。部分尤其不能恰当地解释整体的行为,因为其组成部分之间的关系创造了新的特征,一旦分开这些特征就不存在。因此,系统不是各部分的简单组合,而是有统一性和整体性的体系。

(2)联系性。任何一个系统中的各构成因素(子系统)都相互依赖、相互联系。一个因素发生了变化,其他因素也会受到影响而跟着变化[12]。虽然系统论也重视系统的构成因素,但系统论更注重系统各部分的这种相互关系、相互依赖性。

(3)目的性和功能。大多数系统的活动或行为可以完成一定的功能,但不一定所有系统都有目的。人造系统或复合系统都是根据系统的目的来设定其功能的,这类系统也是系统工程研究的主要对象。

(4)环境开放性。系统分两种类型。一种是封闭型系统。这种系统同外接的环境没有交流,不会随着环境的变化而变化。这种系统是没有生命力的。另外一种系统是开放的系统。开放的系统同环境之间都有物质、能量和信息的交换,外界环境的变化会引起系统特性的改变,相应地引起系统内各部分相互关系和功能的变化。因此开放的系统对环境具有适应力。

(5)动态性。由于系统需要随时对外界的环境作出反应,以及系统内部的任何因素变化都会导致内部其他因素变化,因此系统具有动态变化的特征。

4.竞争情报系统再定义

根据上面的竞争情报系统的概念和系统论的理论,我们认为,一个准确的竞争情报系统定义应反映一般系统的上述特征:系统的构成、构成因素之间的关系、系统的功能、系统的动态性、系统的环境关系。一个好的系统定义,应该包括所有的相关成分,但又不能包括任何不不相关的成分。下面我们分别对上述因素加以分析。

4.1竞争情报系统的构成因素及其关联

系统构成应包括为用户的需要创造情报产品过程中所涉及的所有因素。这些因素包括:

(1)结构。系统的结构包括从事情报工作的人员、使用的计算机系统和其他有形资源。人员是任何竞争情报系统都必不可少的因素,有了人才能产生情报。竞争情报系统的人员包括信息收集员、情报分析人员、数据库管理员和项目负责人。信息收集员的任务是通过公开和半公开的渠道搜集各种相关的的资料。分析人员的任务则是通过组合、分解、推论等手段将资料变成情报。项目负责人的任务则是组织、协调从收集到分析、到提交情报报告整个过程中的各项活动。数据库管理员的任务则负责对资料、信息的整理、储存等工作。一个竞争情报组织不一定都需要配备所有的人员,因为较小的竞争情报组织可能由一个人承担几项工作。在当今信息化的时代,电脑常常是非常重要的因素,因此有效的竞争情报系统通常需要有能处理大量信息的信息系统。信息系统包括计算机软件、硬件,数据仓、内联网、外联网等。但电脑不是必要条件,因为在有些情况下,没有电脑同样可以创造情报产品。

(2)方法。不管是人还是“人机系统”,要创造情报都涉及一定的方法、一定的流程、一定的组织方式或一定的运作原则。这些方法、流程或原则等东西,我们这里统称为“方法”。普雷斯科特指出,许多竞争情报工作非常成功的企业总结的经验多关注竞争情报的功能:做什么,不做什么。但更多的关注应该是如何做(How),即做事的方法。方法既包括了做事的流程,也包括竞争情报的组织方式、奖惩制度、方针政策、企业文化等。竞争情报的流程又可以进一步划分为规划、收集、处理、分析、传播使用不同的环节,每个环节都可能有自己的子系统(图1)。

情报组织的组织方式涉及竞争情报的功能设置。如果竞争情报的功能分散设置在不

同的部门或业务单位,这种组织方式就是分散式组织方式,如果竞争情报的功能集中在公司总部,就是集中式组织方式,也可能把竞争情报功能放在企业最重要的部门,如营销部、规划部、研发部等,这种组织方式就是重点式。也可能单独成立一个竞争情报单位,部隶属任何一个部门,这就是独立式。为鼓励竞争情报工作的开展,企业需要制定竞争情报工作的评估机制、奖惩制度以及有关的方针政策,此外还需要建立起有利于竞争情报工作开展的企业文化[13]。这一切决定了竞争情报系统运作的方法。

(3)功能。又由于情报的系统必须具备一定的功能或创造一定的产品才有存在的价值,因此竞争情报系统还应该包括产品或功能。功能也可以用目标、任务、目的等概念表达。普雷斯科特认为竞争情报系统的主要功能是为组织成员评估行业关键发展趋势、跟踪正在出现的非连续性变化、把握行业结构的演化以及分析现有和潜在竞争对手能力和动向,从而协助企业保持和发展可持续性的竞争优势”。 包昌火和谢新洲认为竞争情报的功能包括,评估行业发展趋势、跟踪正在进行的变化、收集、分析和提供信息等。这些功能最终都必须体现在情报产品上[14]。克瑞赞(Krizan)根据Garst总结的情报构成提出了竞争情报产品的不同类别。按主题划分,竞争情报产品可以分成:传记情报、经济情报、地理情报、军事情报、政治情报、社会情报、科技情报、运输通讯情报;按用途划分则可分为研究情报、当前情报、预测情报、作业情报、科技情报和预警情报[15]。

结构、方法与功能构成了竞争情报系统的基本结构(图2)。其中每一部分都可能还有子系统。这三个部分是相互联系,互相影响的。

比如,竞争情报的结构的规模和质量决定该系统能够实现哪些功能,不能实现哪些功能,适合采用哪些方法,不适合采用哪些方法。竞争情报结构比较单薄的系统能够完成的功能非常有限,部分功能可能需要外包才能完成。其流程也可能比较短,比如如果一个系统的“收集功能”都外包出去了,其运作流程就没有“收集”这个环节。反过来,竞争情报的系统的功能也决定系统应该采取什么样的结构、采取什么样的竞争情报方法。

4.2 竞争情报系统是一个开放的系统

竞争情报系统除了其内部相互联系、相互影响而外,还受外部环境的影响。外部环境决定系统的结构、功能和运作方法的变化。外部环境包括情报客户、政府的法律法规、竞争对手、IT技术等。竞争情报系统的首要功能就是满足客户需要。竞争情报系统的客户可能是公司内部的客户,也可能是公司外部的客户。不管是内部客户还是外部客户,相对竞争情报系统本身,它们都是外部环境。竞争情报系统的运作也受一个地方的法律法规等制约。比如过去我国政府信息很多都属保密信息,收集比较困难。2003年的非典时期,政府的这种做法导致非典在全国多处蔓延,造成了重大损失。总结了2003年的教训,我国于2007年通过了《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从而使政府信息增加了透明度,更容易收集。信息技术的发展以及其他外部环境的变化也都对竞争情报系统产生影响。由于竞争情报系统外部环境的变化和影响,因此该系统也是动态变化的。

4.3 竞争情报系统的新定义

根据上面的分析,现在我们可以来对竞争情报系统重新定义:竞争情报系统是为用户的需要创造情报产品的体系。它由相互联系、相互影响的功能、结构(资源)和方法(流程)组成(见图1)。各构成部分有机的联系在一起,并随着外部环境的变化而动态发展。

这里的用户可以是企业、也可以是政府机构、或自己组织内部的某一部门或上级。情报产品既可以是文字的,也可以是图像的、口头的或其他方式的。创造过程既包括信息收集、分析,也包括撰写情报报告等。

5.竞争情报系统新定义的意义

重新定义的竞争情报系统能克服过去的定义的主要缺陷,同时也为竞争对手分析提供了一个新的工具。首先,新定义能涵盖竞争情报系统的各个方面,使企业在建立自己的竞争情报体系的时候能更清楚的了解竞争情报的组成成分和它们的关系,从而考虑问题更加全面。

其次,该定义更具适应性和可操作性。不同的企业对竞争情报的需求不同,从事竞争情报活动的能力也不同。过去的竞争情报系统定义不能解决不同类型的企业的竞争情报系统的设置问题,因为过去的定义至多能确定竞争情报系统的构成,但由于这些构成没有组成一个系统,因此无法根据企业的某一因素确定对其他因素的需求。本定义能够解决这方面的问题。利用本定义,我们可以根据系统中的任何一部分的情况来确定对其他部分的要求。比如如果我们知道企业需要的竞争情报功能,我们就可以确定建立的竞争情报结构需要多大的规模和需要的资源(人力资源、计算机网络等)、以及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流程、方针等。或者我们已知企业能提供的结构资源,这时便可以确定企业的竞争情报系统可以完成哪些功能,最好的流程是什么等。

最后,该定义可以用来分析自己或竞争对手的情报系统,判断该系统的科学性和效率。比如竞争对手为其竞争情报系统设立了很大的目标(功能),但如果我们发现其结构资源其实非常少,我们则可以判断竞争对手的情报系统是不能实现其功能的,我们也可以分析其情报流程,发现其中缺乏效率的地方。

基于新定义建设和运行竞争情报系统,能够更好地发挥系统的功能,提高系统的效率,更有利于竞争情报价值的实现。

6.案例实证

下面我们以互联网上广为流传的“海尔竞争情报系统的情报流转模式图”为例来演示用我的竞争情报系统模型可以看到的东西。按照过去的竞争情报系统的定义去分析,我们很难发现该系统有什么问题。

但是,如果我们按我们刚完成的竞争情报系统定义去分析,我们就可以看到很多过去看不到的东西。从功能上看,该系统提供至少两种情报产品:基本情报报告(竞争情报)和专项报告;从结构上看,该系统有专门负责的情报单位:技术转化部;从其流程上看,其信息流有两条流通途径。一是通过技术转化部流向客户:张瑞敏和杨绵绵、彩电事业部、冰箱事业部。二是通过技术转化部流向彩电事业部和冰箱事业部,再通过它们流向张瑞敏、杨绵绵。该流程是有缺陷的。因为由技术转化部获得的竞争情报产品再通过彩电事业部和冰箱事业部向张敏瑞和杨绵绵汇报,这意味着该流程中多了一个不必要的环节,可能导致情报失真。如果彩电事业部和冰箱事业部是将技术转化部提供的情报补充自己部门的专业情报然后再向上面报告,那意味着技术转化部收集彩电和冰箱的情报不太恰当,因为这显示技术转化部对彩电事业部和冰箱事业部的业务不够专业,还需要彩电事业部和冰箱事业部的加工才能形成恰当的情报。当然也有可能是该系统图不够准确。彩电事业部和冰箱事业部报告的内容与竞争情报无关。如果是这种情况,哪也是一种问题。具体是哪种情况,我们只消稍作调查就能发现。

参考文献

1.Lesca, H. (1997) - Veille stratégique, concepts et démarche de mise en place dans l'entreprise. Guides pour la pratique de l'information scientifique et technique. Ministère de l'Education Nationale, de la Recherche et de la Technologie:27

2.Salles, M.L'importation de méthodes des systèmes d’information vers l’intelligence économique Colloque VSST, Veille Scientifique Starégique et Technique, 25-29 Octobre 2004, Toulouse, France.

3.包昌火、谢新洲.企业竞争情报系统.北京:华夏出版社,2002:1-2

4.Kahaner, L. How to Gather, Analysis & Use Information to Move Your Business to the Top, Touchstone books, 1996

5.王沙骋、赵澄谋、滕娇春.企业竞争情报系统研究.科技和产业.200.11

6.Prescott, John E. & Stephen H. Miller ed., Proven Strategies in Competitive Intelligence, John Wiley & Sons, INC. 2001:73

7.Cook, Michelle & Curtis Cook, Competitive Intelligence, Kogan Page, 2000

8.Prescott, John E. & Stephen H. Miller ed., Proven Strategies in Competitive Intelligence, John Wiley & Sons, INC. 2001:73

9.包昌火、谢新洲.企业竞争情报系统.北京:华夏出版社,2002:1-2

10.von Bertalanffy, Ludwig.An Outline for General Systems Theory. Philosophy of Science, Vol.1, No. 2, 1950.2

11.Littlejohn, S.W. (1983). Theories of human communication (2nd ed.). Belmont, CA: Wadsworth Publishing Company:29

12.Katz and Kahn.The social psychology of organizations. Wiley, 2 edition, April 1978

13.Krizan,Lisa. Intelligence Essentials for Everyone. Joint Military Intelligence College, Washington, DC June 1999

企业竞争情报系统范文第3篇

关键词:竞争情报;企业竞争情报系统;热点;趋势

1 .竞争情报系统概述

企业竞争在当前日趋激烈,作为企业竞争制胜先导和基础的竞争情报,正愈来愈受到企业和学术理论界的重视,不少的企业正在或将要建立自己的竞争情报系统。

目前我国最流行的竞争情报系统的定义可以归纳为两种。第一种定义认为竞争情报系统就是计算机系统。王沙骋等指出,企业竞争情报系统是指将反映企业自身、竞争对手和企业外部环境的时间状态和变化的数据、信息及情报进行收集、存储、处理及分析,并以适当的方式给企业有关战略管理人员的计算机应用系统,是基于计算机和网络环境的、由先进的信息技术支持的企业竞争情报辅助分析计算机系统。我国讨论竞争情报涉及计算机网络的专家多数持这种看法,国外也有很多人持这种看法。

第二种定义把竞争情报系统视为人机系统。这种观点是我国竞争情报的先驱包昌火先生提出来的:竞争情报系统是以人的智能为主导、信息网络为手段、增强企业竞争力为目标的人机结合的竞争战略决策支持和咨询系统。按包昌火先生的定义,竞争情报系统核心就是人和计算机。

澳门理工学院社会经济研究所曾忠禄先生分析综合了以上三大类定义的优缺点,他认为,目前竞争情报系统的定义是存在缺陷的,它们都只包括了竞争情报体系的部分内容,缺乏全面性外,它们还有另外一个缺陷,即忽略了竞争情报系统各构成因素之间的相互联系和互相依赖关系。缺乏将各部分联系起来的“关系”,它们就不能成为“系统”。他认为,竞争情报系统是为用户的需要创造情报产品的体系,它由相互联系、相互影响的功能、结构(资源)和方法(流程)组成,各构成部分有机地联系在一起,并随着外部环境的变化而动态发展。这里的用户可以是企业,也可以是政府机构,或自己组织内部的某一部门或上级单位;情报产品既可以是文字的,也可以是图像的、口头的或其他方式的;创造过程既包括信息收集、分析,也包括撰写情报报告等。

2. 十年来我国竞争情报系统研究相关热点及部分成果

随着市场竞争的深入发展和日趋激烈,企业竞争情报系统的理论与实践必将愈来愈受到企业界和学术理论界的高度重视。本文选取了最近十年来刊登在《情报科学》、《情报杂志》、《情报学报》、《图书情报工作》等几本情报学主要核心期刊上关于竞争情报系统的论文,对其进行归纳总结,找出了我国竞争情报系统研究的主要几个热点问题。主要热点包括一下几个方面:

2.1 竞争情报与数据挖掘

简单地讲,数据挖掘是一种利用各种分析工具建构数据分析模型,从而在大型的数据库(或数据仓库)中提取人们感兴趣的知识的过程。这些知识是隐含的、事先未知的、潜在有用的信息,提取的知识一般可以表达为概念、规则、规律、模式等形式。

当前竞争情报系统的情报源越来越多,包括企业内部数据库、数据仓库、外部网络、外部数据库等等。竞争情报系统需要向用户提供面向主题的数据挖掘及深层的数据分析,要实现这些功能,就要将竞争情报系统建立在数据挖掘技术基础上。而数据挖掘对数据要求比较高,因此要在原有竞争情报系统基础上加强对数据的处理,以满足数据挖掘的要求。目前国内在此方面的研究多集中在web数据挖掘在竞争情报系统中的应用,将数据挖掘技术应用到竞争情报系统的构建。并提出了不同的基于Web挖掘技术的企业竞争情报系统结构模型。

蒲群莹在2005年第1期的情报杂志上提出的竞争情报系统模型是建立在大量竞争情报数据基础上的竞争情报系统,包含四个子系统,即竞争情报收集子系统、数据转换子系统、分析子系统、服务子系统(如图1所示)。

图1 基于数据挖掘的竞争情报系统模型

1. 收集子系统。竞争情报收集子系统主要包括各企业信息源以及各种信息收集工具,主要负责收集来自企业内部和外部的信息。

2. 数据转换子系统。数据转换子系统主要功能是为数据挖掘提供符合要求的数据,为下一步数据挖掘提供了良好的环境。

3. 分析子系统。经过转换的数据,送入竞争情报分析子系统中,该子系统主要包括数据分析以及模式发现工具,数据挖掘是其核心技术。

4. 服务子系统。竞争情报服务子系统是为整个竞争情报系统提供一个信息交流和共享的平台,它包括对内和对外两部分。

目前看来,数据挖掘是竞争情报系统处理海量数据唯一可行的技术,迄今为止这项技术并没有发展成熟,将它应用到企业竞争情报系统中还需要经过很长时间的探索,但是探讨将两者相结合的应用模式是非常必要的。

2.2 竞争情报系统与人际网络

竞争情报系统的横向描述为组织网络、信息网络、人际网络三大网络(如图2所示)。美国著名的公关专家李文斯顿给人际网络的定义:建立人际网络是一个互相交换资讯、意见、想法与相互介绍朋友、熟人、资源共享,也互相感激的关系。

图2 竞争情报系统横向描述结构图

在竞争情报系统中建立人际网络的必要性主要表现在:通过人际交流,可以充分获取信息,挖掘正式交流中所不能体现的情感信息,还可以实现隐含知识的转移和传递。人际网络是重要的非公开情报源,是企业获取竞争情报非常重要的途径和工具,而对于它在竞争情报系统中的重要性,竞争情报人员最近才认识到。事实上,人际网络的重要性体现在竞争情报工作的全过程,贯穿于情报收集、分析和服务这个情报循环(Intelligence Cycle)中,尤其突出地反映在情报收集阶段。

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发展,企业的竞争将越来越激烈,但是这些企业越来越意识到必须采取竞合策略才能更好地生存和发展,因此人际网络与竞争情报成为我国竞争情报系统研究的热点之一。

2.3 集成竞争情报系统—面向企业信息集成(EII)的CIS

面向EII的集成化CIS以现代信息技术为手段,为部门之间、企业与集成环境内其它供应链节点之间、供应链集成环境之间提供有效的竞争情报服务与集成化的决策支持。同时,根据战略目标和竞争环境的变化对企业资源重新组合集成,突破部门、组织、地域、时间和硬件设备的束缚, 实现以企业战略目标和用户需求为中心的集成与协同,形成敏捷的市场反应能力。与传统CIS相比,面向企业信息集成的CIS具有高度的集成性、敏捷性、实时性、持续性、网络化、虚拟化以及智能化。

面对企业信息集成的发展,搭建集成CIS平台,提供广泛深入的信息服务和决策支持已经成为一种新的发展方向。同时,这种集成化的CIS由于融合了先进的网络信息技术和管理理念,使其为企业部门之间、企业与外部供应链节点之间以及不同供应链集成体系之间的协作提供了集成化、平台化和系统化的信息环境,同时还可以根据企业战略规划和竞争环境的变迁对内外资源进行全面有效的整合处理和集成配置,使CIS配合企业信息集成发展的需求,进行动态决策调整、分布式信息服务和集成化的决策支持的实现成为可能。、

2.4 基于Internet与Intranet的企业竞争情报系统研究

在网络环境下,企业竞争情报系统(ECIS)以内联网(Intranet)为平台,通过互联网(Internet)与外部相连,应用信息技术和现代组织创新理论,建立起以竞争环境、竞争对手和竞争策略信息的获取和分析为主要内容的具有快速反应能力的工作体系。根据网络环境下企业竞争情报的需求特点,ECIS的基本功能应当包括竞争环境监测、市场变化预警、技术动向跟踪、竞争对手分析、竞争策略制订和企业信息安全等六个方面。

根据对国内外企业竞争情报系统运行与服务模式的分析,在网络环境下比较典型的服务模式主要有:竞争信息扫描、战略早期预警、竞争知识库建设、竞争对手分析和竞争策略模拟五种模式。

3. 企业竞争情报系统的发展趋势

从企业战略管理的角度来看,把CIS建设成企业的“中央情报局”,使之成为企业领导集团经营战略和竞争决策的思想库和参谋部,这将是企业CIS的主要目标和未来发展方向。

3.1 网络化方向

从企业竞争情报系统的具体运作角度来说,CIS的网络化趋势体现在系统运行的信息搜集和信息服务两个阶段中:信息搜集的网络化方面,企业可以定制适合自己的自动搜索软件,定期检索与本企业、本行业相关的网上情报源。这样既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信息搜集的完备性,又大大减少了信息搜集人员的工作量,使其可以专注于其他信息源的搜集处理,如加强对非公开信息的搜集工作力度。在信息服务的网络化方面,企业决策层应该可以不受时间、地域限制地接受所需的情报服务。未来更理想的服务模式是CIS根据用户的不同,提供特定的推送服务,为不同的决策人员提供不同的定制服务界面;而企业内的其他员工也可根据自己的需要,定制适合自己需要的Intranet服务。

3.2 智能化方向

随着信息技术水平的不断提高,各种新方法、新工具会应用到竞争情报系统中,比如智能化的自动搜集软件就是竞争情报系统智能化的一种表现。另外,系统的智能化分析功能、学习功能和检索功能的加入也都是未来竞争情报系统的重要发展方向。

3.3 决策化方向

竞争情报系统的工作重心将从单纯的、分散的日常性情报工作转向目的性很强的竞争对手跟踪、重大课题深入分析、竞争策略研究等方面,并日益成为企业决策的重要依据。

3.4 集成化方向

企业将在实物资源、财务资源和人力资源三类系统之间实现恰当的集成,这样将会使其能够在组织的协同作用方面以及在与竞争能力相关的产品、服务、市场反应、管理决策等方面都获得显著改善。

4. 结语

企业竞争情报系统范文第4篇

[关键词] 产业集群 产业链 竞争情报 制度安排

随着信息技术和网络技术的发展,大规模、低成本的情报信息交换和共享成为现实。竞争情报的快速传递也促使情报共享交易费用的降低,使得技术创新、管理创新的速度加快,产品生命周期缩短,企业的微观环境和宏观环境的不确定性显著增大。信息的不对称使得具有情报优势的企业可以对环境的变化采取提前预警、对技术的前沿和管理前沿得以提前把握,其研发、设计、制造、营销等环节得以即时重新组合,因而在竞争中处于有利地位。

一、我国区域集群产业链面临困境的深层原因

自去年以来,我国广东东莞、浙江温州等地的中小企业出现成批关张的现象。表面看,这是由美国次贷危机引起的连锁反应,比如原材料价格上涨、人民币升值、劳动力成本上升、企业融资困难、环境保护等等。很多学者从技术结构、需求结构、产品生命周期、要素禀赋依赖、贸易政策、政府导向等视角来进行分析,但仍然不能全面理解该现象的内在成因。

通过对湖南、浙江、广东、山东等地的一些以产业链或价值链形成的区域企业集群的考查和研究,结果发现,我国许多地方企业集群基本上没有像样的竞争情报系统,基本上不能为企业提供危机预警。绝大部分企业的决策时没有把竞争情报作为其主要依据。区域产业集群中的龙头企业也很少有把竞争情报当作重要的生产要素来对待的。即便少数企业对竞争情报非常重视,但要么投入不足,要么缺乏专业人才。竞争情报信息来源面的宽度和情报信息分析面的深度非常有限,难以满足整个产业链对情报的需求。产业集群中为数众多的中小企业,在竞争情报方面基本上是空白。在外部环境相对稳定、区域内部劳动力成本和原材料成本具有比较优势的情况下,整个产业链呈现繁荣景象,但一旦环境发生重大变化,原来依存的资源状况发生改变,“集体无预警”的结果就是难以为继,黯然关门。

众所周知,竞争情报在引导企业战略决策、驱动创新、捕捉机会、提供危机预警、树立学习标杆、积累学识、避免思想僵化等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按照常规,企业的第一要务,就是要“知己知彼”。即要知道自己的资源状况在行业中所处的位置,知道市场在哪里,顾客在哪里,竞争对手在哪里,合作对象又在哪里。因此区域内集群企业,无论大小,均要建立情报网络,用来监视竞争环境的变化,跟踪主要竞争对手。如果只顾埋头苦干,忽视竞争情报对资金、技术、人才等其他生产要素的聚合作用,就会如同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在重大环境变化或竞争激烈的市场中遭受没顶之灾。

二、共建产业链竞争情报系统的必要性

20世纪50年代以来,军事情报思想和军事情报技术不断向企业扩散,不仅西方主要经济强国,比如美国、日本、德国等非常重视竞争情报对提高其国家竞争力的作用,而且像瑞典、芬兰这样的小国都把竞争情报作为提高其企业竞争力的有力武器。跨国企业比如微软、GE、保洁、三菱商社、索尼、沃尔沃、爱立信、诺基亚等企业在竞争情报方面受惠良多。索尼公司在总结其成长的经验时指出:索尼的成长主要靠两样东西,一是情报,二是科研。受政府资助,成立于1958年的日本贸易振兴会,在海外有80个办事处,在国内有32个办事处,专业雇员1300多人,专门为日本企业提供动态经济及技术信息服务。有研究认为,竞争情报已经继资本、技术、人才之后,成为企业的第四核心竞争力。

我国部分企业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开展竞争情报开发和利用工作,但时至今日,与西方主要经济大国相比,无论是竞争情报收集的宽度,还是开发利用的深度,均相距甚远。

区域产业集群的最大优势,是可以形成一个分工合理、专业精专、竞争有序的纵向产业链或者价值链。生产要素高度聚集,不仅降低了企业资源配置成本,而且可以自发形成内部竞争的差异化。但是任何一个区域的产业群企业生产的产品,最终的销售却是面向整个市场。区域内企业无时无刻都与外界进行着物质和信息的交换。

就区域集群企业内部而言,众多的企业聚集在一起,不仅可以激发内部的示范效应和学习效应,从而促进知识的积累和创新的扩散;而且能够降低生产成本和交易成本,获取专业化分工基础上的报酬递效益。产业链上的任何创新或成本的下降,均对整个产业产生积极的影响。这是产业集群的优势所在。但要确保这些优势的发挥,必须建立在对内、外部情报了如指掌的基础之上。

竞争情报如同资本、技术和人才一样,同为企业的生产要素之一,如果将其引入生产函数,用数学表达式表示即Y=F(K,A,L,I),式中Y表示生产函数的总产出,K表示资本,A表示技术,L表示人才,I表示竞争情报。从式中可以看出,动态竞争情报的积累和不间断供给,会对总收益产生影响。事实上,竞争情报如果得以恰当利用的话,它本身可以产生递增收益并使其他投入要素产生递增收益,从而使总收益递增。假定资金、技术和人才因素不变,那么竞争情报就成为国与国之间、产业集群与产业集群之间的竞争的焦点。谁能够在竞争中“知己知彼”,谁就能取得相对竞争优势,谁就能成为商战中的赢家。

但是,区域集群产业链上的任何单个企业,要为整个产业建立完善的竞争情报系统,都存在一定的困难。龙头企业或许可以作为领头雁,率先建立自己的竞争情报系统,但产业链是一个复杂的系统,是由大企业牵头,众多中小企业共同努力而推动产业结构的升级和产业创新的发展的,所以,没有中小企业的参与,大企业单凭一己之力,仍然很难带动整个产业链的即时联动和快速反应。那么,区域内产业链中的所有企业在竞争情报方面进行合作,共同投资组建竞争情报机构、构建竞争情报系统,分摊建设与维护运转的成本,分享系统提供的情报产品,就成为比较经济的选择。

三、共建产业链竞争情报系统的可行性

真正有市场竞争力的产业集群,就是由若干个龙头企业为主干,聚集一批中小企业,高度聚集该产业所需要的一切生产要素,形成一条完整的产业链系统。在这个系统里,各企业分工细化,专业化,基本上没有重复投资和恶性竞争,各个成员企业,无论大小,按照情报、研发、设计、生产、加工、贸易等产业工序,分成若干个大链条,每个大链条又分成若干个小链条,各个链条上的企业,根据分工的不同相互依存、相互合作。在每个大链条中,以若干龙头企业为核心,中小企业作为依托,形成多核心、差异化的互补产业链。

在产业集群的各个链条中,起决定作用的是具有品牌效应的龙头企业,因为只有品牌企业才能拿到大订单,才能获得具有利润空间的产品定价权。大企业利用品牌优势拿订单,然后打包分解给予同类的中小型企业生产,各个中小企业按照契约负责完成其具有相对技术优势和成本优势的工序环节。在这个系统里,所有企业在不同的生产链、不同的领域实现资源共享,以大企业为龙头,实现整个产业链的共同发展,一家企业接到订单,其他企业都有活干。这种集群式的产业链是解决困扰我们多年,但一直没能解决的诸如企业“小、多、散”、产品“同质化”、价格“竞争无序”等问题的有效路径。

一旦产业链条初步形成,其合作的成员企业无疑就成为一个大兵团作战集体中的一员,建立一个统一的竞争情报系统,是必然的趋势,也是大家共同的利益所在。竞争情报是企业决策的基础,是一切战略的起点。统一的竞争情报系统,对外而言,是监控竞争环境、了解竞争对手的重要组织;对内而言,是系统成员企业不断调整自己在系统内部的位置,变无序的横向竞争为纵向合作的催化剂。

产业链成员企业共同出资,建设一个可供成员企业共享的竞争情报系统,使本应由一个企业独自承担建设情报系统和维护的费用可以分摊到几十个甚至几百个企业,每个企业所出费用的绝对数就大大降低。同时,通过系统内不间断的、丰富的情报交流和沟通,成员企业无时无刻不在感受环境的刺激,从而可以最大限度地促进创新、避免思想僵化。此外,竞争情报属于知识性资产,是对竞争对手及其产业链成员内部的智慧、技能和经验的捕捉、传播和利用,是集体智慧和创新能力的集成,知识资产存量的增加和扩散,能够改善员工的知识结构、知识状态,激发组织活力,提高产业集群系统内部企业整体的战略决策效率和效益。

四、共建产业链竞争情报系统的运行模式及制度安排

产业链企业竞争情报系统,是一个融合外部情报收集、专业情报分析、内部情报产品共享的产业链企业管理系统,是一个以人的智能为主导、信息技术为手段、增强产业链企业整体竞争力为目标的人机结合的竞争战略决策支持系统、技术跟踪系统。其主要功能是为系统内各成员企业评估行业竞争的关键发展趋势,把握宏观和微观环境变化大势,跟踪正在出现的连续性或者非连续性专业技术变化,掌握现有和潜在竞争对手的能力和动向,了解市场需求的变化和趋势,从而保持各成员企业敏锐的市场触觉,引导企业战略决策、驱动创新、捕捉机会、提供危机预警、树立学习标杆、积累学识、避免思想僵化,维持可持续性的竞争优势。

因此,一个完整的竞争情报系统,必须包含竞争情报搜集子系统、竞争情报分析和加工子系统、竞争情报服务子系统、竞争情报保障子系统。系统的复杂性决定了区域产业链企业集群共建、共享竞争情报的合作模式,必须在订立合作契约的基础上,按照一定的份额分摊建设和运转成本,建立一个常设的专门机构来进行稳定的运作。

该常设机构既可以是非营利的独立企业法人,也可以是开放式的会员制俱乐部。凡是愿意遵守章程所规定的义务,愿意分担该组织的建设和运转费用的产业链成员企业,均可以加入。产业链成员企业履行规定的义务,享受规定的权利。情报组织安排专业情报人员,对产业链所关心的情报进行收集、加工,形成情报产品。情报产品连同原始信息通过内部信息网络平台对全体会员开放,供会员共享。会员单位既可以查阅最终全部产品,也可以根据最终产品后面附加的原始信息进行个性化自主的研究和研判,并对执行的情况进行动态反馈。

无论其组织形式是采取非营利的独立法人企业,还是会员制俱乐部,均应有一个类似股东大会和董事会这样的非常设权力机关来决定情报机构的重大制度安排问题。股东大会由所有出资者组成,董事会由股东大会选举决定。为维持情报组织的稳定性,新成员加入情报组织,必须向董事会提出申请,获得董事会同意,或者由董事会授权同意,即可加入,但加入期至少为3年,即3年内不得申请退出,当然,如果该企业发生注销、被并购或者歇业等非持续性经营事项时除外。

参考文献:

[1]沈丽容:竞争情报―中国企业生存的第四要素[M].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3年3月第1版:1

[2]张 杰 刘 东:我国地方产业集群升级困境的一个制度解析――基于社会资本的逻辑视角 [J].东南学术,2006,(03):98

[3]高青松:区域内中小企业建立竞争情报俱乐部的思考 [J].商场现代化,2008,(8):144

企业竞争情报系统范文第5篇

【关键词】情报竞争 竞争情报 情报竞争力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企业要在市场竞争中处于有利地位,就要了解对手,以决定自己的策略,竞争情报(Competitiveintelligence简称CI)应运而生。根据美国竞争情报专业人员协会(Society of Competitive Intelligence ProfessionalsSCIP)的定义,竞争情报是指监测竞争环境的过程。竞争情报使各种规模公司的高层管理者能了解从营销、研发和投资策略到长期商业战略等每一件事情的决策信息。一般所指均为狭义的竞争情报,即企业竞争情报。

现代企业都认识到竞争情报的作用,不少企业都建立了自己的竞争情报系统。但,企业竞争情报系统的建立不等于获得了情报竞争力。情报竞争力(Intelligence Competence)或称情报能力(Intelligence Capabillity),是指一个组织感知外部环境变化,并做出反应,使之更好地适应环境变化的能力,即获取环境信息并与之适应的能力。在信息社会,情报竞争力是现代企业竞争力的重要方面。不同企业情报竞争力不同。如何评价企业的情报竞争力?笔者认为,企业情报竞争力包含以下内容。

一、企业对竞争情报的态度

“态度决定一切”。在企业内部,企业对竞争情报的态度,尤其是企业的高层管理者对竞争情报的态度至关重要。它直接影响企业竞争情报系统的建立、竞争情报系统的有效性和决策的可执行性,进而影响企业的情报竞争力。

企业高层管理者对竞争情报的理解和认识不同,对竞争情报的态度就会不同。企业对竞争情报的态度可以分为以下四种:

1.进攻性的态度。企业的竞争情报系统具有强有力的攻击性,他们信奉企业竞争如战争,把竞争对手视同战场上的敌人。情报分析人员采用各种方法(包括违反道德标准的“灰色收集”甚至是非法的手段)收集所需要的情报信息,以达到自己的商业目的。

2.主动性的态度。企业的竞争情报系统积极寻找战略信息,重视数据处理。他们一般通过正常、合法的途径,遵守职业道德准则,开展对竞争对手、竞争环境的专业的情报收集、分析。企业管理层高度重视竞争情报工作,并对其意义有深刻理解。

3.被动性态度。企业的竞争情报系统形同虚设或根本没有建立。企业管理层对竞争情报的意义认识不足,只有在竞争对手公然进攻时才会被动地作出反应,竞争情报预算极为有限。情报分析者业务水平较为业余。

4.沉睡性态度。企业管理层完全没有认识到竞争情报的意义,企业没有竞争情报部门,更没有竞争情报预算。企业管理方法传统、简单,参与市场竞争以低层次的价格竞争为主。

进攻性的态度貌似有较强的情报竞争力,实则不然。不正当的竞争情报活动将冒极高的法律和道德风险,轻则损坏企业形象,重则危及企业生存。这样的情报竞争与商业间谍无异,与竞争情报的规则不符,已不属竞争情报的范畴。因此,笔者认为,具有较强情报竞争力的应为主动性态度,被动性态度和沉睡性态度其情报竞争力逐级降低。

二、企业竞争情报的部门设置模式

企业要提高情报竞争力,必须根据竞争情报活动的要求,结合本企业组织结构、产品特点、市场竞争格局、企业文化等因素设计企业竞争情报部门模式,与企业资源进行优化配置。

当今企业竞争情报活动部门设置模式,可以分为以下几种:

1.集中模式。该模式设立一个情报中心,竞争情报部门作为一个独立的职能部门存在,统一管理内部、外部情报收集、加工、贮存、提供等工作,企业内部各职能部门所需要的信息统一由中心提供,同时各部门因业务联系而得到的信息以统一形式向中心汇总。这种模式优点在竞争情报人员分布比较集中,便于协调管理,信息收集、分析较为专业、细致。缺点是由于部门独立,可能会降低与其他部门的信息传递、分析、决策效率,进而影响企业情报竞争力。

2.分散模式。该模式与企业扁平化管理结构相适应,将整个系统由核心管理部门向操作部门、小组和用户转移。但由于竞争情报的重要性,不少分散模式的企业在减少其他中层部门的同时,仍然设置竞争情报协调总控部门,统筹控制整个企业的竞争情报工作。该模式适用于那些职能部门的管理对象很少交叉的企业,同时使竞争情报系统能更紧密联系用户。在分散模式中,竞争情报协调总控部门工作质量高低是影响企业情报竞争力的重要因素。

3.重点模式。该模式以使用竞争情报最频繁的职能部门作为竞争情报系统的核心而建立竞争情报系统。该模式具有充分发挥情报收集与现存职能部门情报功能的作用以及通过职能部门的运作带动情报工作的特点,比较适合那些具有较强情报收集,处理能力的职能部门的企业。在重点模式中,哪些部门设置竞争情报机构是影响企业情报竞争力的关键。

4.虚拟CI团队模式。企业根据特定的项目,决策人员提出问题,针对问题建立由有关部门人员构成的竞争情报虚拟人际网络,进行信息的收集、分析、处理,提供给决策者。项目完成以后,虚拟CI团队随之解散。但团队领导人继续存在,负责与各部门关键人员建立紧密联系,一旦有项目或决策需要,再建跨部门复合CI团队。IBM公司即为此模式。这种模式把特定项目与竞争情报及企业长期战略结合起来,形成的竞争情报产品针对性强。但这种模式要不断提高企业情报竞争力,应处理好特定项目竞争情报与经常性竞争情报服务的关系。

笔者认为,没有一种最优的企业竞争情报的部门设置模式。企业组织结构的设计和运行应服务于企业战略目标,要提高企业情报竞争力,就必须确保信息在组织内的自由流动、及时处理,确保竞争情报信息的系统性、真实性、科学性,这应是确定竞争情报部门设置模式的指导思想。

三、企业竞争情报系统的功能

企业情报竞争力的??弱,还必须评估企业竞争情报系统的功能。不同企业的竞争情报系统受建立者对竞争情报的认识不同的影响,其功能也会不同,甚至有显著差异,进而影响企业情报竞争力。完善的企业竞争情报系统应具备以下功能:

1.环境监测。企业经营与营销不可避免要受到环境的制约和影响,企业竞争情报系统必须具有环境监测功能。环境监测包括宏观环境和行业环境两部分。宏观环境主要指与企业经营有关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法律、科技、自然等方面状况。行业环境主要指行业生命周期、行业竞争态势、企业竞争对手、供应商、用户、替代品等方面状况。

2.市场预警。市场预警是指利用企业竞争情报系统,监测市场环境,对市场信号进行分析,全面评估市场变化对企业乃至行业可能产生的影响,并及时向企业有关部门和高层管理者发出预警信号的过程 。市场预警能力高低直接关系到企业情报竞争力的??弱。

3.对手分析及策略制定。企业竞争情报系统要能识别竞争者(包括现实的和潜在的竞争者),收集竞争对手的各种信息,掌握竞争对手的战略与目标,评估其优势和劣势及竞争反应模式,从而判断竞争对手的竞争能力。在对手分析的基础上,制定本企业为谋求和保持竞争优势的竞争策略。

4.信息安全。企业竞争情报系统要既能收集竞争对手的信息,又能保护自己的信息安全。企业竞争情报系统应发挥系统的多功能性或多目的性,做好反情报工作,强化保护商业秘密的技术措施。只能收集竞争情报,不能保证企业信息安全,将导致功亏一篑,削弱企业情报竞争力。

企业要提高情报竞争力,应不断完善的企业竞争情报系统的功能。不少企业的竞争情报系统只能作简单的信息收集与分析,其情报竞争力必然较低。

四、企业竞争情报的成本、效益

评估企业情报竞争力,还必须计算企业竞争情报的效益。即比较企业竞争情报活动的投入与产出、成本与收益的关系。这一分析可以计算竞争情报的净收益,用竞争情报的期望价值与竞争情报成本相比,计算公式为:

竞争情报净收益=竞争情报期望价值-竞争情报成本

也可以计算企业竞争情报的投入产出率,用竞争情报的期望价值比竞争情报成本。计算公式为:

竞争情报投入产出率=竞争情报期望价值/竞争情报成本

毫无疑问,竞争情报净收益或竞争情报投入产出率越高,其情报竞争力越强。

五、反竞争情报能力

反竞争情报(Counter Intelligence),是指阻止或妨碍竞争对手获得本企业情报的活动。若竞争情报是以攻为主,通过各种合法手段,最大限度地获取竞争对手的信息,则反竞争情报是以防为主,限制本企业敏感性和重要性信息的传播,防止竞争对手通过合法或非法途径获取本企业信息。

评估企业情报竞争力,必须评估企业反竞争情报能力。反竞争情报能力差的企业,其情报竞争力必然也弱。

企业反竞争情报能力强弱体现在以下几方面:

1.反竞争情报规章制度是否完善、健全。从信息的获取、存储、整序、分析、利用、等各环节规范信息工作流程。保护企业商业秘密和新技术、新发明。

2.反竞争情报的信号扩散、信号过滤和信号处理评估。企业可运用信息安全手段了解竞争对手的竞争情报活动,如用Web监控技术分析访问者的IP地址、访问途径、统计对方访问本企业网站和敏感信息的频率等。同时对本企业内部网络建立有效的“防火墙”。另一方面企业发出的信号会成为对方收集情报的一部分,从而影响对方决策,因此,企业反竞争情报系统可进行必要的“信息误导”,向对手发出虚假的信息,促使对方作出错误的判断和决定。

3.反竞争情报的法律保障评估。企业是否善于利用法律手段进行反竞争情报活动,竞争对手侵犯企业专利权、著作权或以不正当手段获取企业商业秘密,应依照有关法律追究其责任。

反竞争情报是不少企业的“软肋”,严重制约企业情报竞争力的提升。

六、结论

综上所述,企业情报竞争力包括企业对竞争情报的态度、企业竞争情报的部门设置模式、企业竞争情报系统的功能、企业竞争情报的效益、企业反竞争情报能力等。企业情报竞争力是以上五方面综合作用的结果,是上述五者的函数,可表示为:

JG=F(X1、X2、X3、X4、X5)

以上就是本文全部内容,愿我们如花绽放,不负韶华,学员们,加油!(来源:360范文网 http://www.360fanwen.com)文章共字

232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