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爱情就是两个人变得越来越好

  • A+
所属分类:故事大全

小时候看《仙剑一》,很喜欢带着仙气儿的灵儿,觉得月如是个不折不扣的第三者。最后月如死于镇妖塔,我心里不由暗自庆幸。后来重新看到这个片段,心酸和委屈却不知如何诉说。

经历这么多事情,月如还是会厚着脸皮徘徊在逍遥身边。即使知道自己没结果,也不后悔,这时才真正知道月如的心。再看月如临死时的笑容,只能沉默不语,每看一次,都要伤心好几天。

描写梨花的优美句子

长大后,发现我们大多数人都是月如,求而不得,默默跟随。

林言二十二岁,却是个坚定的大叔控。我曾问过林言只喜欢大叔的理由,她对我说:“三十多岁不就是男人最好的年纪,没有二十多岁时那么幼稚,又不会像那些老头子让人嫌弃。”言下之意,以前谈过的对象都太过幼稚,所以才对大叔充满向往。

林言这人谈恋爱从来都靠感觉。无心恋你时,你便身处金银堆里,她也不睬你;若是有心恋你时,即使刀山火海,她也不怕。

林言像极了月如。

林言一见到我就和我谈起顾大哥,我也确实很感兴趣。不仅仅因为我喜欢听故事,而且想知道和大叔恋爱究竟怎样。

顾大哥上大学的时候,正处于对未来一片迷惘的状态中。那个时候他的处境,就好像一只蚂蚁正面对人类捻下来的手指,无法改变的现实让他感到憋屈。一学期下来,顾大哥挂科很多,因此受到了辅导员不讲情面的训斥。

这次训话导致的结果就是顾大哥产生了退学的念头,他不想让自己继续身处辅导员这种可怕的生物的关注之下了,所谓的校园生活对他来说一点也不合适。他想给自己选择更自由地生活,至少是不需要受到莫名其妙的威胁和约束的生活。大二结束后,顾大哥就决定出去创业。虽然这样对他的生活和心理状态起不到什么很大的帮助,但至少能够在他决定未来之前争取一定的缓冲时间,总比就这样带着愤世嫉俗和懵懵懂懂闯进社会要好。

在遇到林言之前,顾大哥已经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快七年。顾大哥身上透着一股成熟男人的魅力,而当时的林言只是个不谙世事的女孩子。顾大哥泡妞的手段一招还没用,林言早就已经缴械投降了。

顾大哥只比林言大了五岁,工作还算体面,独居,有品位。看起来虽然都是二十多岁的人,可是他毕竟已经单枪匹马地在社会上混了那么多年,所见过的人情冷暖和社会险恶,远比林言要多得多。

林言觉得顾大哥真是下任男友的上上之选。

顾大哥性格温和,关怀体贴。要说唯一的缺点,就是顾大哥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处理这段感情。

顾大哥有段时间业务很多,做调研、拉关系、谈合作,只有礼拜天有空,林言依旧每晚在顾大哥的住处洗好水果等他回来。她所有空余时光,都要用来陪伴顾大哥。看电影、吃饭、逛街,即使只是在同一空间各干各的,她也觉得很幸福。

顾大哥会开车一小时只为带林言去吃一顿美味的小龙虾,嫌弃林言的衣服土里土气,然后带着林言逛街买衣服,耐心地挑选然后买单。林言对顾大哥说:“我希望我们两个人以后在家做饭吃。”顾大哥依旧只是平静地点头。

顾大哥也的确在家做起了饭,林言笨手笨脚,似乎也帮不上什么忙,她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她说听到厨房切菜、炒菜的声音,心里觉得特别美好。无论做什么菜,林言都会赞不绝口。饭后顾大哥也不会让她收拾碗筷,依旧让她在客厅待着。林言摸着被喂饱的肚子,心里觉得特别美好。

时间久了,林言总觉得这种恋爱少了些什么。比如一句“我爱你”,一件突如其来的小礼物,一次惊喜的安排……这些幻想无非会给林言带来些许安全感和确定性,可林言始终不敢承认一个事实——她从未真正的“拥有”过顾大哥。

只要还爱一个人,就注定要承担风险,承担一定的不确定性。

幸福的转折点是林言在顾大哥的口袋中翻出了两张电影票。顾大哥一直说没有时间去看电影,林言记得那天夜晚,顾大哥很晚回来,然后倒头睡了。

到底是和谁一起看电影?林言一下子不知所措,呆呆地傻了很久,却不知道如何去质问。她与顾大哥的爱情风轻云淡,很少吵架。她原本以为,这样随着时间的积累,他们的感情已非常牢固了,但没想到,问题还是悄然发生。

当林言终于耐不住性子,单刀直入询问顾大哥的时候,顾大哥并不意外。

她对顾大哥说:“爱情就是两个人变得越来越好,就是彼此能够感觉到爱着对方。”

顾大哥问:“就这么简单?”

她说:“就这么简单。就像我感觉不到你爱我。”

她以为顾大哥肯定会慌,会一脸急切地向她解释。可事与愿违,顾大哥只沉默了一会,仿佛已经准备好这一切就等着林言的询问,然后对跟她说了句抱歉。

最近一年的时间,他都在筹备自己的创业项目,但苦于资金不足,困难重重。刚好这时,一次酒局认识了一位姑娘。姑娘家境殷实,刚好可以在资金上帮助顾大哥,姑娘和顾大哥之间虽然没有深厚的感情,但也算是彼此有好感,于是便开始试着交往了。

顾大哥对她说,你才毕业,未来的人生还长着。而我已经三十了,要结婚了,无法再等你了。

林言抹着眼泪逃了出来,顾大哥也没有阻拦。路上,顾大哥发来一条语音:到家后说一下。好不容易才止住眼泪的她顿时一肚子委屈,在车上嚎啕大哭。

林言问我:“顾纪到底爱不爱我?”

其实,顾大哥也未必不爱她。只是顾大哥这类人,他们眼中的爱情,是不用刻意对对方说“我爱你”,不用费尽心思玩浪漫的陪伴而已。而且他们早就已经过了谈情说爱的年纪,用心去经营这段感情既奢侈又有风险,一点也不符合现实。

我看着她希冀的眼神,为了让她死心,急忙回道:“应该是不爱的。”

二十多岁的你,可以放心地把自己的爱情交给一个成熟稳重的人,可你有没有想过:一个三十多岁,像顾大哥这样的人,有那么容易下定决心把自己的感情托付给如此年轻的你吗?

林言依旧固执地反驳我,前一秒还在提醒自己不要再犯贱,而下一秒因为顾大哥的一句话把所有的骨气和决心都毁得粉碎,所有的振振有词里都刻满了自卑和内心的软弱。

我也曾当过笨蛋,也曾试着当瞎子聋子去信任一个人,也知道世界上最可悲的事情就是自我欺骗。但是,人笨过傻过瞎过就够了,你要懂得爱自己,而不是一直重蹈覆辙,还以为自己有多痴情。

我叹了口气,想了想这些话还是没对她说出来。

林言搬家的所有杂事都没有让我插手,仿佛之前就做好了准备,全部是她一个人打理。打电话让我去她家,也只是想当面向我告个别而已。

我敲门进去后,她已经把东西全部堆在了客厅里,瘫在沙发上对我说:“帮我拿瓶水,可真累死我了。”

“我帮你看看有没有忘拿的东西。”我把水扔给她,然后进了卧室。“林言。”我捡起垃圾桶的一个相框喊了声,“这张照片,是顾哥和你的……你,不带走吗?”

这张合影是几年前她生日的时候在ktv拍的,光线较暗,照片中的两人看起来似乎并没那么真切。林言拉着顾大哥的胳膊,一脸赌气地看着镜头,给人一种什么都不怕的信心和勇气。顾大哥则歪着头表现出有些困惑的模样,两人都没有露出笑容。尽管如此,这张照片仿佛聚集了所有美好的事物,并且散发着某种暧昧的气息。

林言接过来看了眼后,没搭理我。“过来帮我把东西搬到车上去。”然后随手又将照片扔进了垃圾桶。

她提着行李,在锁门前的最后一刻转过头来笑着对我说:“我不会告诉你我搬到哪里去的。”

“为什么?”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对我来说这是没有必要想起来的回忆。顾纪说他全部都忘了,忘掉了反而是件好事。”

“你今后打算怎么办?”我问道。

林言带着一点点不安,还有一点点笑靥转身对我说:“重生咯。”

这件事终究还是对林言造成了不小的打击。假装无情,其实是痛恨自己的无情。

鱼刺卡过喉咙还是喜欢吃,被狗咬过被猫抓过仍然热爱动物,满口蛀牙依旧嗜甜如命,他弃你千里之外你还是愿意为他走遍千山万水。道理相同,你喜欢,你就甘愿。

人就是贱,可感情就是这样。

喜欢一个不可能的人,无非就是怜惜自己。这一刻是这一刻的欢喜,下一刻是下一刻的别离。你太过一厢情愿,之后就是饱受摧残,结果都不会有太大的改变,终归不会太好受。

你不是照亮别人的灯火,甚至连飞蛾都不是,想扑火,也要别人给你轰轰烈烈的机会。只是别人的轰轰烈烈,永远是别人的,得不到就学着放手,最后因为自我保护的本能彻底放下。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