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樱花会留恋枝头吗原创文学范文

  • A+
所属分类:原创文学

文学以不同的形式即体裁,表现内心情感,再现一定时期和一定地域的社会生活。

我喜欢看世界。无论公出还是私行,无论时间长与短,都要预先买本相关国家的书,做点“早功课”。10月29日我将携老温一起游日本,今天日遵旅行社之嘱,送去了必备的材料、护照等。回程从定西路的“春秋”总部穿过马路,向左折向长宁路,一家新华书店便迎头撞来——如今最稀缺的商家居然主动跳到了我眼前。

旅游书柜上的“日本”大概有不同的五六个文本,我按自己的习性逐个翻去,考察每个“日本”的性价比。

“樱花的花期是短暂的,但在凋谢之前又是极其绚丽的。一夜之间,满山樱花由全盛到全部凋谢,没有一朵花会留恋枝头。这正与日本武士崇尚的精神境界相吻合:在辉煌的美丽中达到自己人生的顶峰……然后毫无留恋地结束自己的生命。

描写蚕宝宝的句子

我当然不至于会迂腐到去契合日本武士惨烈的精神境界,特别是他们生命价值观中还掺杂着可供独裁幕府乃至专制军国利用的愚忠成色,但是在武士道这个很有些决绝气息的文化符号上,还是有着令人目迷的美丽,蕴涵着某种积极的精神超越与生命实现。

编著文本有此功力,还需继续选择么?

我赞同一些中国学者的说法,日本是亚洲学习西方最成功的国家。这种成功不仅表现在植入西方现代制度以后国家迅速走强,更在于民族精魂在新体制中的存活与昂扬。比较而言,从大清开始坚持了100多年“中体西用”原则的中国,传统的精华却反而被异质文明的皮毛侵蚀,解构了本原的隽永绵长。

当下逢盛世,枝头正烂漫。权力、财富、美色——“我的太阳”,照耀着形形色色的花朵,风光无限,“谁不忆江南”?我也是俗人,难以抵挡诱惑,也在沐浴阳光,但是,骨子里却并未完全丧失对真美的感应,我至少知道在应当离开的时候离开,应当消失的时候消失,并且尽可能彻底,然后重新开始。就这样,从1969年到1989年,我“转战”了三地6个单位,一共离开或消失了6次。

最近的一次是退休。我是提前半年多从岗位上离开的,2011年12月31日下午按例提前半天放了元旦假,我差不多是最后一个离开院机关的。我锁上了数个月前已清理完的办公室,请假回了上海,后来再也没有出现在院机关,并且永远——退休手续连同当时或未来的一切无法割断的事务,都由昔日的同事们代办。

直到捱过了退休的日期,我才返回东北搬家。在私人场合重新见面的时候,顶头上司笑着问:“这大半年你怎么完全失踪了?”

我像他一样笑着答:“这才是离开。”

“我挺羡慕。”

我听出了他的真诚和意味深长。在这个心思上,我们彼此是相通的。他也想潇洒。半年以后,他也将在他的厅局级岗位上离开。他是在担心,到时能否不拖泥带水。

“没有一朵花会留恋枝头”,直至今天我才知道,更潇洒地离开的是樱花,是日本的武士道,是日本人。与生命的诀别可以这样果断,这样彻底,这样平静,这样义无反顾,那么人世间还有什么样的离开,能使他们依依不舍、含含糊糊呢?这是日本民族的真性情。所以,他们更能成功,或者成仁。

过去,我只知樱花与日本结缘,所以虽听说中国也有樱花,却即使摆到面前也不识为何物——樱花,桃花,梨花,李花,梅花,粲然、艳丽或者孕雨,或者带泪,却都被我糊涂地抽象成完全一样的千树万树的气象。深入樱花,是在美国。那是2002年4月上旬,在夏威夷瓦胡岛的庭院中,在伯克利加州大学图书馆前温暖的草坪上,在斯坦福大学古典式的园林里、巨大的耶拿利海枣树旁;在费城老旧的街路边,红色的民居前;在华盛顿的国会山下。真没有想到,美国的春天竟是樱花的天下,时而铺天盖地,时而点缀成趣;满树的花,一地的瓣,更有香如故。历史至今,把美国打得最疼最惨的就是日本,而日本的国花却开遍了美国。可见,樱花的美丽,樱花的风骨,已被善于兼蓄并包的美国人照单全收。相比之下,国内同胞一些意气用事甚至不无敌意的褒桃贬樱文章,就显得有点小家子气。

我没有能看到“一夜之间,满山樱花由全盛到全部凋谢”的壮丽与悲美,却常见天井里盆栽杜鹃那干瘪的花朵,总在枝头可伶兮兮地硬挺;墙外窜入的蜡质型喇叭花,在半空挣扎牵强,老态龙钟。这是一种多么没有希望的“苦争春”啊。

我从14岁起卧举杠铃,挥舞哑铃,近些年又加上了一组500次的仰卧起坐,直到如今穿越花甲之门,照样乐此不疲。我20多年前开始每天补充几片廉价的维生素,并且推崇节食,于是在院机关便荣获“养生”(实为贪生)之名。友人因此戏言我会长命百岁。其实我的心脏有过10小时的“房颤”记录,后来还常常“早搏”,剧烈运动多少要担些“掉落枝头”的风险。但是,我看重生命的质量,把肥胖臃肿视作反生命现象,懂得如欲在质与量的交换中获得更多的生命的“机会收益”,就必须克制、节制、自制,同时还要冒点风险。这是对生命的积极把握,也是为了让最后一次离开不至于过分窝囊。

我的生命哲学也许在哪里与“没有一朵樱花会留恋枝头”的文化有点纠缠(引文中的“樱”字是我塞进去的)?

樱花当然看重在枝头的精彩,只是不留恋被挂在枝头腐朽的尴尬。多么聪明的精灵,她知道腐朽的地点是在谁也看不见的土中,她知道长长短短的生命最终都将还原为宇宙的尘埃,汇入量子的粥汤。于是勇敢面对,于是凋谢也精彩。

2013年10月3日
360范文网。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