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实旅游事迹游览古田印记样板范文

  • A+
所属分类:原创文学

 

(1)关于人妖

那是一张绝对精致的面孔!却有着一副异样的身材:畸形的胸部,残缺的下半身——漂亮,却让人不忍目睹。

好端端一个清秀俊美的男子!

好端端一副高挑匀称的身架子!仅仅因为贫穷、因为父母的狠心而不得不放弃自己原本的面貌,并接受那惨无人道的摧残?!

我从来不知道,在某些人卑劣的灵魂深处,美丽竟然也会是一种罪过!

分手后潇洒的句子

怀璧何罪!

记得从前,从报纸杂志看“人妖”,只隐隐约约觉得不妥、不对,但因为自己不曾亲眼目睹,最终也不过还以一声沉重的叹息就此作罢。而今,亲眼目睹人妖的真实面目,心中竟觉着郁闷且忧伤万分了。

望着那张比女人还艳丽的面孔与身材,对于那种残缺的漂亮,我无法用“美”字形容,更不忍用“畸形”二字,在见到所谓“小姐”的那一刻,我的心忽地像被什么堵住了似的,竟无法呼吸了,原本存在的好奇心被击打地烟消云散,只剩下一股渐浓的忧戚,在心底如泛胃酸般汹涌而来。

我不知道,我究竟要以怎样的情感面对这样一个已非自然的自然人。

同情吗?我怕那会增加他的难堪与自卑。

佯装漠然吗?那只会添加他对人类同胞的绝望与隔阂。

至于仇视、鄙视、厌恶或是别的什么,却是我万万无法做到的。

我忍着泪听完那一首原本该是男女对唱的歌曲,却不忍再多做片刻停留。

怕他的寂寞,像歌声一样再次溢满我的心田;怕他的忧伤,像虫子一样爬满我的内脏;怕他从歌声中散落而出的落寞,让我情不自禁想要流泪;怕他受伤的眼神迷糊我柔弱的心智……

好一阵子,我的心都在痛苦中被狠狠地揪着,为那扭曲的身体所承受的精神之痛,也为这看似和平的外表之下,人类将他的魔爪伸向同胞的兽性的张扬……

几乎每一个人妖都有自己的一部辛酸血泪史!

我想起很久以前看过的一篇关于人妖的访问:一个长相颇为俊秀的中国年轻男子,因为一次轻信踏上泰国打工之路,却在进入泰国的第一个夜晚被迷昏,醒来之后才发觉,自己已非原身,而迎接他的,却是大量的雌性激素……在经历了无数的摧残之后,他成为一名名副其实的人妖,那以后即便他获得了人身自由,也失去了回家的勇气,只能独自一人默默吞咽着身为人妖的痛苦。

我无法想象一个正常人被迫变性时的恐惧,无法想象他们在接受大量激素注射之后身体所承受的异变过程中的痛苦,更无法想象他们是怎样承受着来自精神上的屈辱与绝望。但我知道,那种痛苦不是我可以承受的。

人妖据说来自泰国,因为家境的缘故很小就被送进了泰国专门的美男女学校接受训练,现在已经退役,所以才有机会来到这个千里之外的小县城,他的女声并不算很美,但男声却唱得十分动听,汉语歌词唱得更是字正腔圆,我无心追踪他的过去,但我的心却因他被扭曲的身体而痛,我的恨也因他忧伤的眼神而剧增。

岁月流逝,当他们的容颜被岁月焚毁,当他们的身体被时光凿穿,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地方才是他们最好的归宿,而他们又将在哪里度过自己的余生?

我更不知道,当我因不忍而转身毅然离去的时候,他是有着被遗弃的失落还是有着逃避过后的轻松?我只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还生活着一群该受诅咒的人:那些为着自己而牺牲孩子终身幸福的父母,那些为着自身利益而不顾他人身心受疮的刽子手们……

是他们,造就了这些从此只能生活在黑暗角落的人群,是他们,将自己的快乐建筑在了别人的无休止的痛苦之上。

那一刻,我甚至希望人世间真得会有来世今生,我诅咒,那些可恶的人们死后灵魂将受到地狱之火的灼烧,为他今生所犯下的孽债,我同时

祈祷,当他们过奈何桥的时候,千万不要喝下那碗可以忘却前世的孟婆茶,好让他们永远记得前世他们所犯下的罪行,并在后世用自己的一生偿还。

但这些终归只是愤懑时的想法罢了,面对人妖,面对那两个带有侮辱性的字眼,我不知道,我还能为他们做些什么。我唯有祈祷,在既成事实的今后,他们可以少受一些折磨,多一分快乐,但这希望又是何其渺茫。

蛇岛终于离我们远去,但在我的脑海中,挥不去的,依然是蛇岛上歌舞厅前那对清丽而忧伤的眼神。

(2)平安桥

平安桥位于古田县翠屏湖锁岛之上,几根铁链,几条粗大绳索外加一排平整的木板桥面,在湖面上晃晃悠悠地荡着。

桥离水面并不是很高,湖面也平静的很,没有所谓的突兀与险峻,桥面也宽阔的很,况且还有网状的保护拦,一点不让人担心。只是上了桥,有人忽然就手抓绳索足使横力蹬踏起来,于是整个桥面晃动了,走在桥上的人猝不及防,急忙救命稻草似的抓紧附近的绳索,于是笑声夹杂着惊呼声,一波一波,在湖面上荡漾开来。

来不及思考,来不及犹豫,那一瞬间,我们不知不觉抛弃了成年以来随着岁月的递增而积淀的成年的伪装,忘却了一切关于身份、地位、年龄对自己的羁绊,将所有顾忌与束缚抛诸脑后,伴随着一阵阵或紧或慢、或强烈或微弱的不规则的摇晃,将笑声自心灵最深处荡出,直抛向澄澈的蓝天。

那一刻,无所谓美丑,无所谓庄重与矜持,短短的架桥之上,我们开怀畅笑,任泪花泛出眼眶,任自己跌坐桥上,还孩子似的傻笑,那一刻,久已消逝的童年仿若又回到了我们身边。

是啊,多少年了,我们再不曾这样的顽皮,这样天真地欢娱。那阵阵响自心底的欢歌,我们又有多少年不曾接近?

我想,在这短短的架桥上,我们释放的不仅仅只是人类善意的捉弄,而是那来自心灵深处的人之本色。

当人类不再百般掩饰自己的情感,并让自己真诚而热烈的情感坦然面对生活,我想,那才是真正的人之自然吧!

但对于已经习惯了伪装、习惯了以冷漠的外表来保护自己脆弱内心的人类而言,要想做到这些,又谈何容易?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