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当君子遇到小人”的样本范文

  • A+
所属分类:原创文学

子曾经曰过:“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恶。小人反是。”意思是高尚的人会帮助促成他人的好事,而小人则会做相反的事情。比如暗箭伤人,比如落井下石,比如公报私仇。宋代最伟大也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诗人苏东坡以儒家观点看,显然是个君子。很不幸,君子苏东坡的宿命,是遇到小人。

理想的名言

经过五代时期的沉寂,宋代突然就冒出来许多才华横溢的文化大师,唐宋八家,宋代就占了六家。在这样的文化氛围里,一些本来也很牛的人,就排不上号。比如《梦溪笔谈》的作者沈括,虽然在近代被拔高到科学家的层级,但在当时人们的眼睛里,他只是一个脑子灵活颇有能力的官员。

沈括聪明能干,不但晚年记录了当时一些应用技术,而且自己早年也发明了一些实用技术并得到很好应用。他在为政、守边乃至外交方面都很专业,并且取得很大成绩。当时皇帝一度很器重沈括。但是这个人的人品真是成问题,他几度被贬,都与人品太差有关。

早年沈括跟苏东坡都在国家档案馆工作,关系也不错。后来苏东坡因为话多,被外放杭州做通判,而沈括在京幸运地被就地提拔。有次皇帝派沈括去两浙(浙东浙西)视察水运。临走时皇帝对他说,你去了杭州要跟苏轼同志多接触接触。皇帝言外之意,你对小苏同志做个政治考察。当时皇帝相当看好苏东坡的,外放只是锻炼一下这位年轻同志。沈括到了杭州,果然跟苏轼坐到一起,并且还请苏东坡手录了几首新近写的诗送给自己。

沈括回京复命,把苏轼的手书卷巴卷巴直接送给皇上,并且附上注解说苏轼这诗讽刺时政,愚弄朝廷,有违君臣之义。皇帝当时也并未动声色,这事发生在公元1073年。后来政治风云突变,公元1079年御史台官李定(后面讲李定)以这几首诗为突破口开始整治苏轼,这就是著名的乌台诗案。这个案件的审判历时半年,只差一点就把苏轼整死。

元祐年间苏轼被贬杭州做州官。沈括此时因公元1082年不救主帅,永乐城兵败,被一撸到底,被贬随州,后赋闲杭州边上的秀州。这个时候,他们两个人地位差距大了,沈括连活动区域都受明确限制,就是一个准囚犯,而苏轼则是地方官。沈括此时见到苏轼,那真是跑前跑后,点头哈腰,屁颠屁颠。苏轼人品多正啊,并没有鼓他或报复他,待之如常。苏轼自己说过,我跟什么人都能处,投脾气的多聊天,不投脾气的多喝酒,眼见得无一个不好人。尽管苏轼待沈括如常,但内心里还是极度鄙视沈括这样的人。

后世历史学者认为沈括诋毁苏轼是误传。但很多宋人笔记都记录此事,真实性很强。最主要的,从沈括为人做事的行为上看,他也完全有可能这样做。他这个人极其热衷迎合领导。即使明知领导是错的,他也宁愿错误执行。比如王安石变法的时候,他对新政弊端连个屁都不敢放。王安石被贬走后,他却马后开炮频繁上书议改新政。王安石虽然走了,门生蔡确还在。蔡确一纸弹劾说他越权议证,人品太差,就把沈括干下班。再比如永乐兵败,本来之前主帅筑城永乐就不合理,以沈括水平绝对知道这么做不合理,但沈括就是一味迎合主帅,结果酿成大错。沈括这种行为在某些时代的人看来,似乎也没什么毛病,很多人做下级不都那样做么?不都喜好揣摩上意么?很多人之于沈括,有过之而无不及。只要让老大满意,写论文洋洋洒洒可以充分论证鸡蛋带柄生于树上,梅花鹿是马可比千里驹。。大雪老师只能说这是某些时代风气堕落,所幸没生在那个时代。

象沈括这样过度揣摩的人,在接到皇帝考察苏轼的任务后,很有可能错误领会了皇帝的意思,以为皇帝对苏轼不放心不满意。本着顺杆爬的尿性,沈括给苏轼下拌子不是没有可能。沈括被贬随州的时候,心灰意冷,情绪低落,遂写下了这样一首诗:野草粘天雨未休,客心自冷不关秋。塞西便是猿啼处,满目伤心悔上楼(《登汉东楼》)。到山穷水尽的时候,才说满目伤心悔上楼,暗指后悔官场争斗,也很可悲。

沈括这样的小人,与苏轼无冤无仇,遇事不但不成人之美,反倒成人之困,主动给苏东坡使坏,本质很恶劣。而另一个陷害苏东坡的小人李定,则是睚眦必还,公报私仇。下面再讲讲李定为什么陷害苏东坡。

宋代有个著名的大孝子名叫朱寿昌。他打小与母亲失散,前半生一直在寻找母亲而不得。后来干脆辞去官职,满世界寻母。皇天不负有心人,他终于在陕州与母亲相聚。这事被宋人传为佳话。文人们写了一堆称赞朱孝子的诗文并集成书,苏轼为书写了序诗。诗太长,只录几句:

感君离合我酸辛,此事今无古或闻。
长陵朅来见大姊,仲孺岂意逢将军。
开皇苦桃空记面,建中天子终不见。
西河郡守谁复讥,颍谷封人羞自荐。

这几句诗,前面两句先不解释。后面六句,句句有典故。

长陵寻姐是讲汉武帝登基后听说妈妈在民间还有跟前夫生的姐姐,就亲自去接姐姐进京。

仲孺见子是说霍去病寻父。霍去病本来就是他爹霍仲孺跟卫府下人乱搞的产物,霍仲孺后来抛弃了他们娘俩回了老家。等霍大将军发达了,便去找霍仲孺认亲,把霍仲孺吓得跪地下磕头认罪,就差管儿子叫爸了。

开皇杨坚寻亲是指隋文帝杨坚登基后,派人找他去世的母亲吕苦桃的亲人。后来找到了杨坚的舅舅。杨坚他舅见面就说“种末定不可偷,大似苦桃姊。”意思是说,杨坚这血统对头,因为脸长得特别像我大姐。所以叫苦桃空记面。

唐德宗寻母这是个挺悲伤的故事。安史之乱,安禄山的叛军杀入长安,玄宗带着家小逃奔四川。玄宗孙子李豫的媳妇沈氏没来得及跟着跑,流落洛阳。好不容易后来官军夺回洛阳,李豫找到沈氏,不想随后又被叛军所虏。李豫后登基为代宗,费尽心思还是没找到沈氏。李豫死后他儿子李适即位,是为唐德宗。德宗又继续找妈,结果真妈没找到,倒是找了好几个冒名顶替的。

西河太守吴起的故事,可就不是正面典型了。他在鲁国跟曾子学徒时,老妈死了都不回家,曾子气的跟他断绝了师徒关系。

颍谷封人指的是颍考叔。郑庄公赏他肉汤,他哭了,说我妈还没吃着。其实颍考叔是拿这个说事,规劝庄公善待被他囚禁的母亲。

苏轼一口气举了六个典故,无非是烘托朱同学之孝,说古人都不如他。但苏轼偏偏在罗列六个典故之前写了这句: 感君离合我酸辛,此事今无古或闻。这里面说了“此事今无”,这才是重点,后面六个典故就是烘托当代人。历来谈古不论今,苏轼却说这样的事情现在没有,这不有所指么?

是的,苏轼就是有所指。苏轼指向的,就是御史李定。李定是改革派舵主王安石的人,王安石本人道德水平极高,但是不得不说他用了不少小人。王安石原来是想提拔李定做御史大夫的。但是有人马上弹劾李定不服母丧,当什么官,应该撤职查办。不服丁忧,这在古代可不得了。不过关于李定母丧这事貌似也有出入。李定的生母与其生父离异,他都不确定生母是谁。至于那个被人指任是他妈的那个死老太太,只能说是李定他爸的前妻。于李定自身来说,可能也是为了当官事业,挣钱事业,改革事业故意装傻。但改革派和保守派的斗争可是针锋相对水火不容,两军对阵你突然露出破绽,对手自然会攻其一点,不留其余。

李定服丁忧的事查不出个四五六,又有王安石撑腰,也就就那么地了。但对于李定个人来说,这次升迁的机会错过了。偏偏这个时候苏轼整出这么一首诗,显然也是给改革派阵营里的李定扔出一颗不大不小的手榴弹。李定读到此诗,怀恨在心。终于有一天李定做了御史台官,正赶上有人再次弹劾苏轼作诗讽刺朝政。这种可把李定乐坏了,沈括早先的材料正好有用,马上整理黑材料,跳将出来弹劾苏轼,同时派人缉拿苏轼,干他!

李定本来是要干死苏轼的。苏轼入狱,原来的朋友大部分全躲远远的。只有几个老臣上书求情。反倒是苏轼的几个昔日政敌上书求情,尤其是赋闲家中的王安石大老远上书皇帝请求不要杀文臣名士。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